綜合報道丨豬價大起大落,豬周期能“熨平”嗎?

豬業資訊 2021-11-09 17:27:28

資訊logo.jpg

當很多人調侃“終于實現吃肉自由”時,入行多年的廣東養豬戶胡耀榮(化名),意識到自己可能踏空了節奏。

2019年底,因為非洲豬瘟和上一輪豬價大跌虧損,一度退出養豬行業的他,看到豬價快速上漲,決定再度投資養豬。沒想到,豬還沒出欄,豬價已經進入下跌通道。

不止胡耀榮這樣的散戶,從2021年第三季度業績來看,以溫氏、牧原、正邦、新希望等龍頭企業為代表的上市豬企,也面臨類似的煩惱。

與往年類似,探討生豬養殖行業和豬價市場變動,一個繞不開的“主旋律”就是“豬周期”,它深刻影響并展現了行業、市場的供需規律及起伏漲跌。

所不同的是,這一輪豬周期受到非洲豬瘟、環保限產政策、新冠肺炎疫情等多重因素影響,豬價掀起了一輪幅度最大、高位維持時間最長的上漲。影響因素之復雜、產銷缺口之大、漲跌速度之快,以至于行業內稱其為“超級豬周期”。

在初始階段,隨著行業門檻抬高,散戶大量退場,規模養豬企業特別是龍頭企業大舉擴張,業內一度判斷,超級豬周期之后,養豬行業產業集中度、信息化程度、企業管理水平及監管部門調控水平等都有了明顯提高,整個行業應對豬周期的能力將顯著提高,“熨平”豬周期或許不再那么困難。

但今年初以來,豬肉價格持續下跌,生豬養殖再次出現行業虧損,一度以為“一切盡在掌控之中”的龍頭企業紛紛調整經營戰略。

為什么有錢、有技術、有管理、集中度明顯提高的養豬行業,還是沒能解決供求關系變化造成的行業大起大落?要怎樣才能“熨平”困擾行業已久的豬周期?

豬周期:養豬行業基本邏輯

豬周期是生豬養殖行業最基本的市場規律和邏輯,生豬生產及價格相互影響,進而造成市場供求、價格周期性波動,影響行業盈利水平、豬肉價格及市場供應。

具體來說,它的傳導邏輯是:豬肉價格上漲→行業盈利水平上升→養殖戶擴大產能→供給增加→豬肉價格下降→行業盈利水平下降甚至虧損→養殖戶減少產能→豬肉供給減少→豬肉價格重新回升。

如此周而復始,就形成了價格大漲大跌的豬周期。

雖然都是市場供需波動,但與其他一些食品行業不同,豬是生物性資產,生產過程需要一個漫長周期,養殖戶增加和減少供應,都不能立竿見影,價格下跌區間疊加疫病等因素,造成生豬產能過分下降,還會為下一輪豬價大漲埋下伏筆。

以胡耀榮的生產節奏為例,從引進小豬作為后備母豬開始,10~11個月后,小豬長成有繁殖能力的母豬,4個月后仔豬出生,再經過10個月左右的育肥,才能有肥豬出欄。

也就是說,從小豬到母豬,再生仔豬,最后育成肥豬上市,要兩年左右的時間。

即使是大型養殖企業標準化的生產流程,生豬從后備母豬補欄到育肥豬出欄,也需要大約14個月時間,依次經歷能繁母豬、仔豬、斷奶仔豬、小豬、中大豬等5個不同形態或環節。

從生物學角度看,這是特定的自然生長規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于是,生豬市場當前決策產生的行動,能給市場和養殖戶帶來的結果滯后很遠。市場意識到供給缺口時開始擴大生產,需要等到至少14個月之后才有收獲。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么胡耀榮會誤判形勢,在豬肉價格高點入場,等到肥豬出欄,市場早已由高點跌入了低谷。

反過來看,當市場覺察到豬肉供過于求,價格下跌之時,大大小小的養豬場里,還有大量的母豬在下仔,仔豬在斷奶,小豬在長大……想要扭轉產能過剩的態勢,也需要一年左右的時間。

而且,由于我國養豬行業仍然以散戶為主,集中度不夠高,往往要等到全行業深度虧損時,豬企和養豬戶才開始降低產能,生豬價格維持低位,生豬養殖行業大面積虧損也往往會維持較長時間。

于是,一年賺、一年虧、一年平的“豬周期”不斷上演,行業大起大落,難以健康發展,尤其是到了行業低潮期,甚至出現雛鷹農牧這樣曾經的行業標桿企業倒在豬價上漲前夜的慘痛教訓。

被大漲大跌“打個措手不及”

從豬周期的形成原理不難看出,豬價的波動主要在于供需的不均衡,而且從中國的生豬市場情況來看,需求端比較穩定,主要是供給端的波動。供給多了豬價下跌,供給少了豬價上升,“熨平”豬周期的難題,則是市場一直無法調整到供需長期較為均衡的狀態。

2019年開始,價格大幅上漲的這輪豬周期之所以被稱為超級豬周期,則是因為市場周期性供求調整疊加非洲豬瘟等特殊因素,造成了產能的深度調整,以至于全行業出現了諸多破紀錄的“前所未有”情況。

市場感觸最為明顯的“前所未有”,無疑是產能降幅之深和價格漲幅之大。

農業農村部監測數據顯示,這一輪豬周期產能低谷時,能繁母豬和生豬存欄同比減少了40%左右,2020年2月第4周豬肉價格最高點時達到每公斤59.64元,同比漲幅165%,并且打破歷次豬周期的歷史紀錄,出現長達30個月的豬價上行周期。

不過在當時,業界不少人士認為,經歷這次超級豬周期的洗禮,行業已經變得不同,供求關系劇烈變化導致的豬肉價格暴漲暴跌可能會減少,某種程度上擁有了拉長豬周期,甚至“熨平”豬周期的能力。

支撐這一觀點的邏輯是,非洲豬瘟疫情暴發后,行業需要長期與疫情共存。出于非洲豬瘟疫情防控的需求,購置新設備、豬舍改造、清洗消殺等都需要增加投資,門檻提高和風險加大,養豬已經變成了一個重資產的行業。這種情況下,經營單個豬場的中小企業和散戶,無法承擔一旦遭遇非洲豬瘟,大概率收入為零的巨大損失,紛紛退出市場。

與此同時,規?;?、連鎖化經營的大型企業,則憑借其資金、技術及分散布局的優勢,在行業暴利期大舉擴張。行業門檻和集中度大幅提高的前提下,養豬行業有望實現行業協會及監管部門通過數據檢測對企業發出預警,進而起到調節豬肉供求關系的作用。

言猶在耳,行情難料。行業卻被豬價的突然下跌再次打了個措手不及。

統計數據顯示,今年2月開始,生豬價格連續下降,到6月末,全國集貿市場豬肉的零售價格是一公斤24.6元,比2020年2月份的歷史最高價59.64元降了一半還多,養殖端利潤不斷下降,6月份養殖場戶陷入了虧損,到今年9月,行業虧損面達到76.7%。

止跌回升,但下行周期尚未結束

不過,長達近9個月的持續降價之后,10月中旬以來,豬肉價格止跌回升,短短兩三周價格上漲了30%以上。

豬價掉頭上漲,是否意味著這輪超級豬周期拐點來了?各種因素快速變化之下,最強豬周期的下行區間也跟著縮短了?

行業內普遍持否定看法。

一位大型企業高管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此輪價格反彈主要是國家啟動臨時收儲政策、市場短期供應變化疊加資本運作,事實上市場供過于求的基本面并沒有改變,不支持豬價大幅上漲,豬周期拐點還未到來。

農業農村部的權威判斷也與之類似。11月4日,在農業農村部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副局長陳光華表示,近期豬肉價格回升主要原因是消費拉動,市場供應相對寬松這個基本面并沒有改變。

農業農村部監測數據顯示,9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屠宰企業屠宰的生豬是2509萬頭,同比增長95.2%。10月份,屠宰生豬的數量更多,達到了3023萬頭,同比增長111%。

在養殖環節,根據農業農村部監測,3月份以來,全國規模豬場每個月新生仔豬數量都在3000萬頭以上,并持續增長。這些仔豬育肥6個月之后就可以出欄上市,預計今年四季度到明年一季度,上市的肥豬同比還會明顯增長,生豬供應相對過剩的局面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陳光華認為,8月至9月全國能繁母豬存欄量接近正常保有量的110%。目前,全國能繁母豬存欄量仍比正常保有量多6%,預計到明年初才能調整到合理水平。

今年9月,農業農村部等部門聯合出臺《生豬產能調控實施方案(暫行)》(下稱《方案》),其中提到,近幾輪“豬周期”波動表明,做好生豬穩產保供工作,必須以穩固的基礎產能作為支撐。能繁母豬是生豬生產的基礎和市場供應的“總開關”,只要能繁母豬存欄量變動保持在合理區間,仔豬生產就有保障,生豬市場供應和豬肉價格就能保持相對穩定。

按照以往豬周期的慣例和生豬生產規律,每次豬肉下跌周期都會維持在24個月左右,較長一段時期內,生豬存欄量和出欄量仍將維持高位,而此次豬肉價格下跌僅僅才進行了10個月,顯然現在談市場拐點還為時尚早。

農業農村部第三季度新聞發布會上,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負責人孔亮也提出,預計今年四季度到明年一季度上市肥豬同比還將明顯增長,生豬供應相對過剩局面仍將持續一段時間,如不實質性調減產能,豬價低迷態勢難以扭轉。

孔亮說,明年春節過后是豬肉消費淡季,豬價可能繼續走低,并造成生豬養殖重度虧損。前述大型企業高管分析認為,此輪豬周期低點要持續到明年下半年。陳光華則表示,希望大家多買豬肉、多吃豬肉,這樣既能豐富老百姓的營養,又可以緩解養殖場戶的經營困難。

全行業努力,逆周期調節正在展開

生豬價格波動本身是市場配置資源的一種表現,但是大起大落對行業發展、對群眾生活、對穩定物價都會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即人們熟知的那句話——豬賤傷農,豬貴傷民。

多年來,盡量“熨平”豬周期,防止豬價大起大落,確保豬肉保供穩價,已經成為國家主管部門及整個行業上下的重大課題。

從6月份開始,農業農村部針對生豬產能過剩的苗頭,密集發布預警信息,引導養殖場(戶)有序安排生豬出欄。隨后,農業農村部會同有關部門發布了《關于促進生豬產業持續健康發展的意見》,并在9月印發《方案》,努力穩定生豬生產秩序。

7月份以來,全國能繁母豬存欄量結束增長勢頭,環比連續3個月減少。目前一些養殖企業特別是大型集團企業,采取了“十頭母豬淘汰一頭低產母豬,一窩仔豬多淘汰一頭弱仔,育肥豬提前十天出欄”等措施。

10月下旬,繼第一輪分兩批收儲了3.3萬噸豬肉之后,第二輪中央儲備凍豬肉收儲啟動,有關部門表示將比第一輪持續時間更長、規模更大。專家認為,此舉能在一定程度上提振市場信心,助力養豬場戶擺脫困境。

記者從農業農村部了解到,下一步,為推動生豬養殖加快走出困境,防止生豬生產和供應出現大的起落,農業農村部將按照產能調控方案要求,落實地方分級調控責任,重點抓好生豬產能調減工作,加強生產和市場監測,及時發布產能過剩預警,鼓勵養殖場(戶)加快淘汰低產母豬,順勢出欄肥豬,使生豬產能盡快回到合理水平。同時,保持用地、環保、貸款和保險等長效性支持政策穩定,不搞“急轉彎”“翻燒餅”,防止損害基礎生產能力,影響長期的市場穩定供應。

“熨平”豬周期,企業同樣在行動。

從短期看,一是采取降低出欄體重以減少虧損的策略;二是部分生豬養殖企業通過參與衍生品套保,鎖定利潤。從中長期看,則是固本強基。

多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目前溫氏股份、唐人神等大型企業都在進行戰略調整。前述大型企業高管說,“像我們這樣的大型企業曾經都以為市場足夠大、只要有資金和技術擴大產能,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現在大家意識到,行業不確定性很多,只有降本增效、做好自己才是企業能夠控制的。于是,相比前兩年紛紛大舉擴張,企業更加注重降本增效?!?/p>

更長期的變化則是,不少養豬企業在拉長產業鏈,比如牧原股份、上海梅林、新希望等,都在建設自己的屠宰場和肉類加工廠,這樣在價格下跌區間,企業可以通過自己的產業鏈加工,延緩豬肉上市時間,避開低價區間。

與此同時,華統股份等下游肉制品企業也在向上游發展,希望借提高生豬供應的自給率以降低企業的采購成本,提高企業抵御畜禽供應不穩定的能力。

規?;皇恰白罱K解”,應及時開展反周期調節

無論是生豬出欄量、存欄量變化,還是能繁母豬存欄量變化,“供需矛盾”仍是豬周期難題指向的共同答案,然而,周而復始、回環往復,養殖業為何一直沒有跳出豬周期輪回?

此前,有觀點提出,規?;B殖,是“熨平”豬周期的有效策略。這次超級豬周期之中,生豬生產三年行動方案確立的目標任務提前完成,產業轉型效果之好前所未有,一大批高水平的規模豬場快速崛起,一批中小養殖戶改造提升步入規模養殖行列。2020年生豬養殖規?;蔬_到57.1%,比上年提高4.1個百分點,快于常年平均2個百分點的速度。

不過,快速規?;^程中的生豬養殖行業,仍在經歷著豬周期。問題出在哪里?

搜豬網首席分析師馮永輝分析,規?;壳笆且粋€“進行時”狀態,遠未達到可以“熨平”豬周期的水平。在他看來,家庭豬場的比例能夠降到30%~50%,集團企業、上市公司或者頭部集團企業能夠占到30%~50%,基本上才能達到一個穩定狀態。

不過,他認為,規?;B殖并不是豬周期的“最終解”,這背后的邏輯是,規?;髽I能夠提供更穩定的產能支撐,可以減少因豬價漲跌大幅度投機行為的發生,從而使豬周期得到且僅僅是得到最大程度的平緩。

以美國為例,它是僅次于中國的第二大豬肉生產國,規?;B殖比例較大,自2006年開始,美國豬肉市場超過60%的供給來自年存欄量5萬頭以上的規模養殖場。但美國的豬價仍呈現周期波動,只是變動幅度縮窄,同時時間跨度被拉長,豬周期得到平緩,但豬周期依然存在。

再看我國,2019~2020年,前十大養豬上市公司合計銷售約4491萬頭、5496萬頭,分別約占全國生豬出欄量的8.26%、10.43%,離規?;B殖,特別是大型企業產能占主體的目標還有一定距離。

今年8月,經國務院同意,農業農村部、國家發展改革委等6部門聯合印發《關于促進生豬產業持續健康發展的意見》,提出以保障豬肉基本自給為目標,建立預警及時、措施精準、響應高效的生豬生產逆周期調控機制,用5~10年時間,基本形成產出高效、產品安全、資源節約、環境友好、調控有效的生豬產業高質量發展新格局,市場周期性波動得到有效緩解,豬肉自給率保持在95%左右。

中國農科院農業經濟與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王祖力認為,這波豬價快速下跌的原因,一是生豬產能恢復速度超出預期,二是豬肉消費恢復不及預期,三是行業集中壓欄使得出欄活豬體重明顯偏高。

“應及時開展反周期調控,應對豬周期波動,為防止生豬產能過度恢復導致新一輪‘豬賤傷農’現象出現,需加強監測預警與形勢研判?!蓖踝媪φf。

(文章來源:財經國家周刊)


    推薦閱讀

關閉
關閉
善良妈妈的朋友